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健康乐园

提示病患早期症状;传授治疗康复知识

 
 
 

日志

 
 

《312经络养生法》连载四五  

2009-11-20 15:20:39|  分类: 健康书籍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破解经络之谜,经络不再神奇

  不管是在电视上还是在武侠小说中,“点穴”似乎成了不可或缺的一门功夫,如果哪位大侠不会点穴,那还叫什么大侠啊?但是,这种点穴的经络就真的存在么?我们还真是看不见摸不着。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不知道多少人,怀疑不存在的要否定,相信存在的要努力去证明。

  在20世纪60年代的时候,还有个影响世界的经络发现故事:当时,朝鲜有一个名为金凤汉的科学家,宣称找到了经络,并将之命名为“凤汉管”。这个发现轰动了世界医学界,也引发了各国对经络研究的兴趣,日本随即组织了大批的科学家进行经络的研究,扬言在15年内解开经络之谜。当然,视中医为祖先遗产的中国也很紧张地组织了大批科学家到朝鲜去实地学习,并加紧研究。

  接下来的几年,全球科学家不断要求朝鲜公布研究成果,朝鲜却始终拿不出具体的证据。最终,金凤汉由于拿不出具体的证据而跳楼自杀,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这件事之后,使得从事这项研究的科学家们非常尴尬,许多人放弃了研究,更有一些偏激的人干脆直接否定了经络的存在,把经络看成是迷信的一部分。

  此时的中国医界分成了两派:一派人认为没有经络只有穴位,否则不能解释针刺麻醉的现象;另一派人还是坚持经络的存在,但是拿不出具体的证据,这些讨论也就越来越低调。

  经络研究的转机是从1972年开始的。这话还得从尼克松说起,还正是这位外国总统帮了中国不大不小的一个忙,促使了经络研究工作的进展。

  这一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周恩来总理陪同他参观了中国的“针刺麻醉”。

  当时,尼克松看到的场景是这样的:一根细长的银针轻轻地捻入病人的手部,然后接通电流就可以起到麻醉病人的作用,医生就能够给病人做甲状腺切除手术。而在整个手术过程中,病人没有一点痛苦的表现。这个手术现场震惊了美国总统,面对神奇的中医,尼克松大惑不解。现场医生告诉他,那是因为银针扎在“合谷穴”上,循经感传到头颈部位,可以起到麻醉作用。“针刺麻醉”已经用于甲状腺切除术和拔牙等几十类手术中,而针灸麻醉在中国古代医书中早有记载和应用。

  尼克松从没有听说过经络,于是他便问那位医生:“什么是经络?它有什么功能和特点?”那位医生和他的同事面面相觑,却无法准确地回答尼克松的问题。周总理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表情凝重,心里压着一块大石头。

  在尼克松访华结束后不久,周总理就迅速召集在京的医学院校、中国科学院、北京大学等有关单位的专家、学者,就尼克松提出的问题展开讨论。最后,周总理向与会的专家们庄重地提出要求:一定要尽快将经络的实质搞清楚,中医的经络理论,不要墙内开花墙外结果。此后,国家科委(后来改为科技部)将“经络研究”列为国家重点科技研究项目,组织大量的人员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

  我当时也响应周总理的号召,开始了对经络的研究。1976年,首次发现了人类存在隐性循经感传线(被国际公认称为LPSC线)。这是人类第一次揭示了人体体表普遍(人群中95%以上)存在14条和古典经脉线相吻合的、连续而均一的、能够重复而确切定位的、高度敏感的线,其宽度仅为1~3毫米,而且位置稳定不变。

  1987年9月下旬,我应英国针灸学会的邀请,出席了在伦敦举行的国际经络生物物理报告会。会上,我用录像带和幻灯片等大量的图像资料,用英语对在座专家学者作了关于经络客观存在的长达3个多小时的经络学术报告,与会的世界各国的专家、学者都很惊异并表示赞同。闻名世界的中国古代科学史专家、英国剑桥大学名誉校长李约瑟博士兴奋地说:“我曾预言,经络之谜,终将由中国人自己解开,有幸言中,实是我余生之幸!”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